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落设置: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1040;?#36164;讯软件之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in10之家WP之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Phone之家iPad之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准搜索请尝试:精确搜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月入超数万元到拿两千底薪:过气网红都经历了什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-10-23 9:58:53来源:新浪科技作者:木子责编:远洋评论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木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懂懂笔记(dongdong_note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分别总是在九月,回忆是思念的愁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凌晨一点半,当酒吧大厅传来这曲女声版的《成都》时,驻唱歌手何璟一天的工作也即将结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很满意目前这种洗尽铅华的状态,比起对着?#21482;?#25668;像头“空唱”,如今随时感受听众反馈的滋味踏实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璟告诉懂懂笔记,半年多前她离开了四川老家,在不少城市的酒吧里都做过驻唱。深圳,是她游走的第六个城市。在这里,她收获了不少爱听她歌声的听众,更得到了酒吧老板的肯定与赏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大家都不知道她曾经还有另一个身份,那就是某直播平台的知名网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最初在直播上翻唱过很多流行歌曲,也有过不少的粉丝。但后来总唱不出新意思,就渐渐地被冷了呗。”在何璟看来,直播圈也是一个微缩版本的娱乐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论颜值超高,还是才艺过人,当红与过气或许只在一夜之间。对于大部分凭借展示才艺的网红而言,过气意味着失去打赏,收入减少。有的人甚至面临着生计上的压力,不得不离开镜头另觅出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能够背着吉他在酒吧驻场的何璟,或许已经是众多过气网红当中,比较幸运的一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气网红,难掩离开网络秀场的不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驻唱?#36824;?#26159;为了赚钱,而是想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璟告诉懂懂笔记,她每天在酒吧驻唱八个小时,每周工作七天。每个月能够得到将近两万元的收入。然而这个数额,却只是她秀场直播鼎盛时期月收入的五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想起两年前那段时光,她坦言那时候来钱真的轻松。每天只需要在?#21482;?#38236;头前唱足六个小时,就能拿到两三千元的打赏分成。有时还有广告主主动找上她,寻求推广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但这一行的竞争越来越大,会唱歌的、唱得好听长得还漂亮的,太多了。”由于歌唱风格雷同,聊天缺乏粘性,观看何璟直播的粉丝也越来越少。最后,她甚至成了所在公会里扶不起的阿斗,?#36824;?#29702;层逐渐放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,她曾尝试做一名独立主播,甚至转战多个短视频平台,但却屡屡受挫,有时候每月的收入仅在一、两千元水平,甚至一日三餐都成了问题,令自认有把好嗓子的何璟万念俱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要养活自己,还要寻找新的机会,所以想到酒吧驻场,很多歌星红起来之前都经过这样的消沉。”她告诉懂懂笔记,自己看到过不少报道,很多知名歌手都是在酒吧里被星探、经纪挖掘后出道的。因此,她毅然背上吉他,在几个城市间游走,在酒吧里驻唱同时希望碰到好运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成都、?#26412;?#19978;海、杭州、广州再到深圳,何璟活生生的将酒吧驻唱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的?#25226;不?#28436;出?#34180;?#28982;而,酒吧里的二、三十名听众,与直播时数万观看?#32943;?#27604;,仍让她心里产生了不小得落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毕竟如今的驻唱工作能解决温饱,而且重新过上了稳定的生活,她也没有想好是否还要重新回到网络秀场中去搏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被拒绝的次数多了,心里也就没有落差了。”同为过气网红的“萌弟”,曾是一名?#28304;?#33073;口秀才艺的帅气男生,更是在游?#20998;?#25773;平台上一度拥有百万粉丝关注。但近半年来因为平台的政策变化,他不得不大幅收敛直播时的脱口秀尺?#21462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直播时缺乏新的内涵和创意,“萌弟”渐渐遭到粉丝的冷落,导致收入锐减。怀着想再次红起来的心态,萌弟在近半年多的时间里,不停地报名参与到各类网综、网大的海选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从开始总被刷下来,到后来偶尔会?#34218;?#30446;会找我当绿叶作个陪衬,但总是看不到希望。”他告诉懂懂笔记,自己报名参加的各类节目海选的数量,已经超过百场,但由于个人的形象、才艺缺乏包装,一直没有得到节目制作团队的认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还是秀场直播机会更大。”他有时候回想,还是直播、短视频等草根泛娱乐平台,对于网红创作内容的包容性更强。在脱离了这些泛娱乐平台之后,想“红起来”真的并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论是何璟还是萌弟,他们都曾经有过一段小有名气的过往,也都有一颗不甘平庸的心。但是类似他们这样的过气小网红并不在少数,离开网络的秀场,这群年轻人也希望通过新的途径、新的渠道,能够重拾失去?#25343;?#27668;,尽管这个过程十分煎?#23613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对于更多曾经的“非知名网红”而言,生存或许才是当下的第一要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华落尽,失去网红光环后的认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适应又能怎样,总要养家糊口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倩(化名)是一家大型地产?#34218;?#20844;司的租售?#23435;省?#23481;貌秀丽、性格外向的她,和同事、客户的关系处的都很好,然而几乎没有人知道,她曾在秀场直播平台打拼过一年时间,而且红起来的原因也不是颜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告诉懂懂笔记,自己曾是一名拥?#34218;?0万粉丝?#25343;雷?#21338;主,两年多前开始在直播平台、微博上传授粉丝?#38647;?#25216;巧,介绍一些好用、性价比高?#25343;雷?#20135;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内容没变,是整个行?#24403;?#20102;,新旧迭代太快了。”今年年初,看着每个月都在骤减的打赏收入,李倩手头日趋拮据。为了维持生计,她不得不在几个月前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过惯了不受约束的生活,她想找一份工作轻松的闲职。但苦于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与工作经验,最终只好在朋友介绍下去房屋?#34218;?#20225;?#24213;?#38144;售。如今除了每天上班前需要精心化妆打扮,这份新工作几乎与?#38647;?#19981;沾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开始我不愿提及曾经是网红的那段过往,即便曾经有同事说觉得?#24050;?#29087;,我?#37096;?#29609;笑般搪塞过去了。”李倩坦言,她从未觉得从事一份普通的工作,会让自己感觉如此的不适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她的工作性质,也从面向众多粉丝?#25343;雷?#30693;识传播者,转变为融洽业主、客户之间关系的沟通者。尤其面对领导批评、客户刁难时,她都会觉得十分难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你红的时候,说什么粉丝都当真,公会也唯唯诺诺。整个泛娱?#20013;?#19994;都很现实、很泡沫。?#27604;?#20170;的李?#24576;?#20061;晚十,过着与之前坐着赚钱完全不同的生活。回想曾经月入数万元时的惬意,回想如今拿着微薄底薪,承受KPI重压的日子,她都感觉喘不过气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总要生活呀,慢慢抗吧。”她无奈地表示,身边一些认识或熟悉的网络主播,在离开秀场后承受不住打工所带来的压力,忍受不了失去光环后的失落,有些选择成为第三者插足别人的家庭,有些寻求包养以换取安逸的生活,让她闻听后不胜唏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些我也都曾经想过,但最终过不了自己这道坎,也算没一失足成千古恨吧。”在李倩看来,网络主播和租售?#23435;收?#20004;份工作之间,仅仅是收入高低之分。而网红、直播达人一旦走到了那种境地,所面临的则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,大部分和她一样仅凭一项才艺或是能说会道的嘴,迅速蹿红的草根网红,都难以承受过气之后所面临的生活落差和经济落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除了归于平静,找一份无奈?#21046;?#36890;的工作,?#20999;?#20173;在坚守直播圈子的众多主播,以及仍在努力冲入这个圈子的新人,又应该如何看待这份职业的未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赚钱简单?#30452;?#30701;视无法成就长久事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公会成立两年,网红已经迭代了四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维兵是一家网红经纪、内容策划机构的高层管理者。他告诉懂懂笔记,就连娱乐圈明星都有过气的一天,更何依托泛娱乐平台泡沫成长起来的草根网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便是?#20999;?#24050;经红到发?#24076;?#22312;互联网上人人皆知的所谓网红大咖,也都会因为种种意外遭遇凉凉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网红经济是畸形的,无论出身多么草根的人,只要敢言敢行,?#20063;?#20986;位,就有可能在互联网上收获财富。”李维兵表示,红不红与播主的学历、经历没有必然联系,早期很多网红的火爆都有太多偶然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看来,是泛娱乐平台的泡沫,粉丝荷尔蒙的作用,让一些主播只要?#20063;?#20986;位,就能?#25442;?#24471;动辄高达数万,甚至数十万的月收入。但是这种“火爆”没有持久的生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843;?#30333;了,就是当初来钱太简单了。”他以公司在签的近五十名网红为例,月收入超过三万元的就占了过半数。这可是一线城市IT公?#37202;?#36890;程序员,每天加班加点都无法拿到的月薪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表示,不少曾经处于鼎盛时期的网红主播、短视频达人都会认为这样的工作方式、赚钱方式是他们应得的,心态也彻底膨胀了。“有些人因此在生活上铺张浪费,肆意挥霍无度;有些名主播开始膨?#20572;?#20197;为可以任性妄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甚至有不少以为网红这样的职业,永远不会过气。”李维兵坦言,过气网红在被粉丝、公会放弃之后,所产生的种种落差,尤其是经济上的困?#24120;?#37117;是无法避免的,“其实任何职业都应该有?#20174;?#32504;缪的心理准备?#34180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维兵告诉懂懂笔记,安逸的工作状态,让不少网红心态变得懒散,不单在输出内容上缺乏创意、偷工减?#24076;?#36830;能够展现个人魅力的技能,也都渐渐忘得一干二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行当竞争会越来越激烈,但连自己都不走心,怎么和别人竞争?”李维兵表示,内容?#20013;?#32570;乏新鲜感,粉丝在主播身上所产生的荷尔蒙很快也被消耗殆尽,过气仅仅是时间的问题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得快、变化快、去得快,正是泛娱?#20013;?#19994;的特点所在,也是网红经济泡沫的具体表现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懂懂笔记近期汇总了来自九家直播公会机构的数据,从这些游戏、秀场直播公会的相关数据变化中发现了这样一些规律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一:大部?#21482;古?#20859;一名签约网红到人气上升期,需要三个月至半年时间,超过半年仍缺乏一定人气的主播,通常会?#36824;?#20250;放弃,这个比例超过了一半,尤其是没有优秀个人才艺的秀场主播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二:所谓的人气时期,定义也有所不同,有四家公会是以三万元打赏折算额度作为该时期的考量标准,其余五家的均以观看量、点击量计算。直播观看超过五万的、短视频播放量稳定在十万,可以成为公会重点关注的网红苗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三:网红从当红走向过气的时间段,各家机构表示速度都在加快。只?#34218;?#36817;20%的网红超高人气能?#20013;?#36229;过半年,有70%半年内就归于平凡了。另外,还有一成左右不到一个月就过气,这?#26234;?#20917;远比2016年~2017年要大幅增加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四:有超过一半的网红在人气下滑后,获得的打赏分成不足两千元/月。几乎所有公会每季度都会?#24049;?#32593;红一次,连续两个季度打赏分成、受关注数据均低于平均值就会被淘汰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五:人气巅峰期超过半年的网红,几乎都有以下一些共同特点:长相姣好、能够接受调侃、不刻意装嗲;有歌唱、?#38647;薄?#28216;戏等方面的专长;情商高,有一定文化素养,什么话题都能涉猎,知识面较为宽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结束语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,没有直播、短视频?#30830;?#23089;乐平台的加持,没有网红经济的泡沫推动,更多的普通人依旧只是普通人,这个网红梦原本就是一段“阴错阳差?#34180;?#25110;许直播平台给了很多普通人不平凡的机会,或许直播平台也让一些本该朴素平凡的心灵,有了太多的扭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T之家,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- 爱科技,爱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(C)RuanMei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